最最最最可爱的璃舞♡

点开嗷嗷嗷嗷嗷~
全职魔道什么cp都吃
只写小甜文嘻嘻
会努力产粮的……mua❤

当众人遇上猫主子时 (依旧是三本乱炖)

当众人遇上猫主子的时候
私设如山
ooc归我连载
人设什么的不存在的
cp:
忘羡 追凌 宋晓薛 桑仪 澄宁 曦瑶
花怜 双玄 风情 (天官就这么多吗?对不起,我我我真的忘了)
冰秋 七九 漠尚(我我我我这个为啥更少)
单独:柳清歌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忘羡:
魏无羡:哎呦~好可爱的小崽子(猫:???)二哥哥,你看!
蓝忘机:嗯……
魏无羡:嗷嗷嗷!好可爱!
猫:抬头蹭了蹭魏无羡并赏了他一个大嘴巴子
蓝忘机:……
蓝曦臣:等等!忘机!云生不知处境内不可杀生!
魏无羡:mua~蓝湛!他刚刚亲我!
蓝忘机:……天天!
晓薛:
晓星尘:阿洋,这里有只猫!
薛洋:哦(哪来的小贱人)
猫:(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)
晓星尘:阿洋,我们抱回去吧!
薛洋:哦(妈的小贱人)
猫:喵——————(我不要!我不想!)
晚饭时间:
薛洋:为什么是鱼?
晓星尘:因为有猫啊
薛洋:啊啊啊啊啊啊!晓星尘你是不是不爱我了!今晚上别想上我的床!(炸毛)
晓星尘:(看看薛洋,看看猫)(开门)你走吧,洋洋生气了。
猫:mmp
追陵:
金凌:思追,这只猫好可爱!
蓝思追:阿凌喜欢的话,就抱回去吧。
金凌:好
蓝思追:……(笑容要绷不住了,看着床上抱着猫睡的很香的金凌)
金凌:唔……思追
蓝思追:(还好梦里还记得我)
(某只猫感觉有点热,抬手推了下热源,正巧推到了金凌的嘴上)
蓝思追:(一把拽出猫,拉开窗户扔出去)阿凌,晚安。
金凌:唔……思追……亲亲。
曦瑶:
金光瑶:二哥,我捡到了一只小猫。
蓝曦臣:(看到隔壁弟弟的结果)阿瑶我们玩一会就放生好不好?
金光瑶:(乖巧)好~
蓝曦臣:果然一会也不行……阿瑶快和那只破猫滚到一起去了。
金光瑶:二哥~
蓝曦臣:诶!
金光瑶:你拿点吃的来!猫咪饿了!
蓝曦臣:……(从金光瑶怀里抽出猫)阿瑶,二哥也饿了,要不然你来喂饱二哥吧。

狼人杀乱炖(祝7.22洋洋生日快乐)

[剩余玩家:柳清歌 江澄 薛洋 金光瑶 蓝景仪 蓝曦臣 温宁 蓝忘机 沈清秋]
岳清源:天黑请闭眼
         狼人请睁眼
柳清歌:……
江澄:杀谁?
薛洋:不能杀蓝忘机,要不然就坐实他是预言家了。
柳清歌:杀洛冰河那个小畜生
江澄:……好
岳清源:女巫请睁眼
岳清源:今天晚上……
温宁:我不杀!我不杀
岳清源:mmp。。预言家请睁眼
蓝忘机:江澄
岳清源:狼
岳清源:天亮了。昨晚洛冰河死亡。
洛冰河:嘤嘤嘤,师尊~~~
沈清秋:mmp……柳巨巨是你吧(假笑)这句我单票挂柳清歌。
金光瑶:(金氏假笑)柳公子貌似与洛冰河不和,怕不是仇杀。
柳清歌:[同门情谊的仙子狗带了]
蓝景仪:那就投柳公子吧(超开心)
蓝忘机:江澄,薛洋是狼,明天偷他们
江澄&薛洋:woc!!!
[柳清歌出局]
岳清源:天黑请闭眼
岳清源:今晚你们要杀谁?
江澄:……有了!我有了!
薛洋:咋?几个月了?
江澄:妈的死给!我说我有注意了!我要自刀!
薛洋:(内心:哇哦!好傻哦!但我很开心)太棒了!你真是个小机灵鬼!
岳清源:……女巫请睁眼
温宁:蓝二公子吧……
岳清源:为啥?
温宁:(天真)他说晚吟是狼。
岳清源:(早已看透一切)好
岳清源:预言家请睁眼
蓝忘机:沈清秋
岳清源:好人
[天亮了]
岳清源:昨晚死亡的是江澄和蓝忘机
江澄:宁宁不可能杀我!是狼杀了我!
蓝忘机:这把投薛洋!
江澄:你放屁!我才是预言家!
我第一天查了宁宁,女巫。
第二天查了薛洋,好人。
第三天查了你!含光君!狼!
昨晚查了沈清秋,好人!
蓝忘机:……(被羡羡堵住嘴)(怎么堵得自己脑补)
沈清秋:咋办?投谁?
蓝景仪:我感觉……江宗主……好认真的样子,相信他吧!
金光瑶:+1
薛洋:+1
蓝曦臣:我听瑶瑶的。
温宁:我听晚吟的
[蓝忘机出局]
蓝忘机:(生气)(扛起魏无羡)走……天天!
岳清源:天黑请闭眼
薛洋:温宁
岳清源:好(我台词怎么越来越少)
[天亮了]
岳清源:昨晚温宁死亡。
金光瑶:(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)二哥~~~~~~~~阿瑶想吃杏~~~~~
蓝曦臣:(起身)告辞,我去下山买杏了 。
岳清源:……恭喜情侣组获胜!
薛洋:啧啧啧~小矮子去还是你最高
金光瑶:我那天不高。。
薛洋:我是说高明的高。妈的
晓星尘&宋岚:不好意思,我家洋洋我们带走了……

我的天,我字好丑(哭唧唧)
等车的时候写的,累死了,写坏了好几张。
我知道我还欠你们很多篇粮。。。。
本文作者: @辞旧

狼人杀乱炖(随缘的更新)

墨香乱炖之狼人杀(随机喂粮)
连载
私设如山
人设什么的不存在的
cp:
忘羡 追凌 宋晓薛 桑仪 澄宁 曦瑶
花怜 双玄 风情 (天官就这么多吗?对不起,我我我真的忘了)
冰秋 七九 漠尚(我我我我这个为啥更少)
单独:柳清歌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不得不说,我真的不会玩狼人杀……规则大概是:农民 狼人 预言家 女巫 丘比特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岳清源:游戏开始,天黑请闭眼
[柳清歌 魏无羡 薛洋 江澄确认是狼]
魏无羡:谁谁谁!咱们杀谁!
柳清歌:都行。
薛洋:除了俩道长你们不行,其他随便。
江澄:为什么魏无羡是狼。
魏无羡:师妹,你不能这样!要不我们先杀温宁吧!
江澄:蓝忘机!
魏无羡:温宁!
       ……
岳清源:emmmmmm……麻烦你们快点
魏无羡:要不…先搞沈清秋吧…反正不是一本书的
柳清歌:不行。
魏无羡:为啥。
柳清歌:打架吗……
江澄:……洛冰河吧
柳清歌:好!
[女巫请睁眼]
[温宁睁眼]
岳清源:昨天晚上死亡的是洛冰河,你要救吗?
温宁:(点头)
岳清源:你要使用毒药吗?
温宁:(死命摇头)
岳清源:预言家请睁眼
[蓝忘机睁眼]
岳清源:请问……
蓝忘机:魏婴
岳清源:……狼
岳清源:丘比特请睁眼
[蓝景仪睁眼]
岳清源:你要……
蓝景仪:(超快指恶友)
岳清源:mmp
[薛洋 金光瑶 你们结成情侣]
(恶友对视:呵呵)
岳清源:天亮了,昨晚是平安夜。
魏无羡:(故作茫然)昨晚怎么了?女巫,女巫跳一下?
蓝忘机:(表情纠结)
江澄:女巫是不是没药了?今晚小心被刀。女巫跳一下。
温宁:我跳女巫,有对跳的嘛?我昨晚救了洛冰河。
洛冰河:(眼里有些亮晶晶的)师尊~我怕~
沈清秋:(抱走)好了好了,师尊在这。
众:滚!
薛洋:我这把单票挂聂怀桑
聂怀桑:为啥?!我不知道,我什……哦,忘了在玩游戏。
众:卧槽!戏精!
众:果然还是该把聂导投出去。
聂怀桑:(职业假笑)
[聂怀桑出局]
岳清源:天黑请闭眼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狼人请睁眼。
薛洋:今晚上杀晓星尘吧。
魏无羡:卧槽!谋杀亲夫啊!
江澄:……大型离婚现场。
柳清歌:爱情的茉莉狗带了。
薛洋:你们别吵吵,我感觉吧……我能一下带走俩……
岳清源:想好了吗?确认吧。(心灵受创)
岳清源:女巫请睁眼,今晚死亡的是……
温宁:(不要命摇头)
岳清源:行行行,你别把头转下来……
岳清源:预言家请睁眼。
蓝忘机:……薛洋
岳清源:狼人。
[天亮了]
岳清源:昨晚死亡的是晓星尘
晓星尘:……(保持微笑)
薛洋:道长~~~~~洋洋不要你走。
宋岚:(生气)来,阿洋,吃糖。
薛洋:啊~~~~~
晓星尘:子琛,我们是挚友吧?
宋岚:……嗯。。。。
晓星尘:我是猎人,带走宋岚。
宋岚:卧槽……
薛洋:(我就说我能一下带走俩。)
金光瑶:(崽子你好样的)这个时候了,预言家跳一下吧。
蓝忘机:我是……第一夜,我查了魏婴……狼。
洛冰河:我想投魏无羡。
沈清秋:为什么?
洛冰河:话少。。。
魏无羡:我真的操了……万万没想到。
[魏无羡被投票出局]
[剩余玩家:柳清歌 江澄 薛洋 金光瑶 蓝景仪 蓝曦臣 温宁 蓝忘机]

那啥……本来说好昨天发狼人杀来着
已经写了一半了,下午左右就能发了。
五十粉了呢,来个点梗吧!

墨香搞事专用群(二)

我知道我答应你们要带渣反玩,明天发个狼人杀的qwq
墨香搞事专业群(聊天体)
连载
私设如山
人设什么的不存在的
cp:
忘羡 追陵 宋晓薛 桑仪 澄宁 曦瑶
花怜 双玄 风情 (天官就这么多吗?对不起,我我我真的忘了)
冰秋 七九 漠尚(我我我我这个为啥更少)
单独:柳清歌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金光瑶:(揉腰)
薛洋:(揉腰)
魏无羡:(揉腰)
薛洋:魏不要脸,你为啥揉腰!?
魏无羡:emmmm……昨天灌了二哥哥一碗天子笑,然后……被天天了。
薛洋:呸!活该!
晓星尘:洋洋别说脏话,来吃糖~
宋岚:星尘别惯着他。。昨天晚上他偷糖吃被我发现了。
薛洋:然后我嘴肿了……
魏无羡:直播双道长互绿哈哈哈哈哈哈哈
蓝忘机:……天天
魏无羡:哈哈哈哈哈蓝二哥哥你等等哈哈哈哈我们这个名字也太无聊了吧,改个名吧哈哈哈
金凌:魏无羡的求生欲要溢出屏幕了。。。。
蓝思追:阿凌走~我们去夜猎~
金凌:(脸超红)谁…谁要跟你去!
江澄:金凌你这个臭小子!敢去我打断你的腿!赶紧跟我回云梦!
温宁:晚吟……阿苑他人挺好的,金公子回来的话,我一定好好照顾他!(超认真)
江澄:(默默收了紫电)金凌你要是回来我就打断你的腿。
金凌:舅舅!!!!
蓝思追:阿凌来~去夜猎
魏无羡:呵呵……老子都被天天回来了,你们还没改名……
[经历了短暂的改名时间]
羡羡是蓝二哥哥的:老子改好了!
蓝二哥哥是羡羡的:……嗯
三毒圣手江澄:……妈的
小天使的老公:好了
羡羡是蓝二哥哥的:哈哈哈哈哈哈哈师妹~死给哦~
坐拥双道长的男人:姓宋的!老子要吃糖!
洋洋的星星糖:子琛,要不……给洋洋吃吧。
洋洋的冰块:不行,星尘你别惯着他。
洋洋的星星糖:阿洋……你的名字……
洋洋的冰块:腰不想要了吧。
被双道长坐拥的洋洋:(乖巧)
蓝二哥哥是羡羡的:@小天使的老公 师妹,不怼回来可不是你的性格啊
蓝二哥哥是羡羡的:啊!!!!!!!!仙子!!!!蓝湛!!!救命啊!
小天使的老公:呵呵,不然你以为我刚刚搁着干啥呢?
蓝二哥哥是羡羡的:师妹!你是怎么把仙子空运过来的!二哥哥!我在树上!
蓝二哥哥是羡羡的:卧槽!@蓝思追 @金凌 怪不得你俩还不改名字~啧啧啧~
大小姐是思追的小可爱:魏无羡!等等,这什么鬼名字!蓝思追!
大小姐是我的小可爱:魏前辈,阿凌这是我给你改的名字~
晚吟家的小天使:@全体成员 离姐姐要大家来莲花坞吃饭。
(莲花坞)
江厌离:来来来,吃饭了
小天使的老公:@大小姐是我的小可爱 蓝思追你这个臭小子松开金凌的手,不然我打断你的腿!!!
晚吟家的小天使:晚吟,你别凶阿苑……
小天使的老公:好的(乖巧)
(今天的舅舅也是怂的一批呢)

墨香搞事专用群(一)我保证下章带渣反玩

墨香搞事专业群(聊天体)
连载
私设如山
人设什么的不存在的
cp:
忘羡 追凌 宋晓薛 桑仪 澄宁 曦瑶
花怜 双玄 风情 (天官就这么多吗?对不起,我我我真的忘了)
冰秋 七九 漠尚(我我我我这个为啥更少)
单独:柳清歌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魏无羡:二哥哥~~~~
蓝忘机:……
江澄:妈的死给
蓝曦臣:(读弟机)汪叽要雅正,姑苏蓝氏家规白日不可宣淫。
魏无羡:师妹~
江澄:死给,滚!
蓝忘机:……
蓝曦臣:忘机说不许你喊别人名字的时候带飘号。
魏无羡:哈哈哈哈哈哈哈蓝二哥哥~羡羡最喜欢你了~mua~
蓝忘机:……嗯
魏无羡:师妹,你拐走我家小天使不打算认账了吗[手动再见]
温情:琼林!回家!姐姐养你!
温宁:姐…姐姐!我……
温情:[脸上笑嘻嘻,心里mmp]江澄是不是欺负你了!跟姐回家。
魏无羡:围观吃瓜
蓝忘机:围观吃瓜
蓝曦臣:围观吃瓜
金光瑶:围观吃瓜
蓝思追:围观吃瓜
金凌:围观吃瓜
江澄:mmp,姐姐我错了,我没有欺负宁宁,真的。这辈子也不会欺负他的。
温情:呵呵
蓝曦臣:那个……你们谁看见阿瑶了,早上出门到现在没回家……
晓星尘:……阿洋也是。
宋岚:[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]
魏无羡:噗!脸方尊和小流氓跑了!
——————恶友私聊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金光瑶:成美我心里慌得一批
薛洋:小矮子,你身高一米七那你应该在精神上做的七米一。
金光瑶:(金氏微笑)
薛洋:我操了,晓星尘和宋岚他妈两个一起上,换你你试试?!
金光瑶:二哥也是,什么东西都往里搞。当他拿起樱桃的时候,我心里真他妈慌得一批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金凌:@瑶瑶我错了 @洋洋快回来吧 @薛洋回来你完了 我看到薛洋和小叔叔乘着降灾和恨生从云深不知处滑过,向金陵台飞了!!!
薛洋:卧槽!金陵!!!!
(薛洋将名字更改为“回去这辈子不可能)
温宁:我看到薛公子再往云梦来……
魏无羡: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全网通缉薛成美。
(恶友在云梦被捕)
蓝曦臣:瑶瑶我错了,以后再也不乱玩了。
金光瑶:给我去跪一个时辰的樱桃,不允许压破!!!!!!
薛洋:小矮子你这个一米七的叛徒!!!
晓星尘:(掏糖)洋洋乖,过来吃糖。。
宋岚:(一把扛起薛洋)星尘你别惯着他。
薛洋: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小矮子我恨你!!!
蓝曦臣:(抱起金光瑶)瑶瑶最高了,有两米七。
金光瑶:回去跪着!!!!(老子不抱也是最高)

说好的车
本来说是随缘,结果没想到第二天就赶出来了。
感觉自己要肾虚了。我爱你们❤

晓星尘的追夫之路。

emmmmmm,应该还有辆车(划掉)番外
晓薛
私设如山
严重ooc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 薛洋在离开义城的时候遇到了一群山贼,他本来就是个惹不起的主儿,那些山贼自然是全被他杀了。他想了想,挑了双眼睛生的最为标致的给晓星尘安了上。
    薛洋以前一直在夔州做小霸王,之后到兰陵做客卿,一直都不知道“怂”这个字怎么写,但是,自从他把晓星尘复活之后,他真真切切的知道了“怂”这个字的写法,而且每天恐怕得写个千八百遍。晓星尘复活之后,便一直在睡美人(划掉)昏睡的状态,不过,怕是也就一两天的时间,就要醒了。
    薛洋守着义城守了八年,守着晓星尘八年,爱着晓星尘八年。他一心想着要复活晓星尘,却并未想过等他醒了该怎么办,他想去见他,却又想起那句“薛洋,你真是太恶心了”“饶了我吧……”终究是没有勇气,负着降灾离开了。
    晓星尘醒的时候,义庄被打理的干干净净,他还是一袭白衣,霜华就立在他身边,一尘不染。只是,记忆里那个爱笑,成天“道长,道长……”叫着的少年不见了,他想去找他,晓星尘想。至于原因,他不知道,也许是他昏睡的几天里,凭着那原先的一缕残魂,看到了少年八年来的生活,看他发疯,看他杀人炼尸,看他穿白衣负霜华……原先对薛洋的恨早就不见了,只剩下对少年的心疼和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。
    综上所述,晓星尘踏上了追夫之路。
    晓星尘第一站去了兰陵,金·护崽·光·一米七·瑶靠在自家二哥怀里,一脸假笑的说“晓道长怕是来错地方了,阿洋已经走了。”看着眼前的人的表情由期待转为浓浓的失望,终是不忍心“阿洋临行前说,他要回夔州,晓道长不如去那里碰碰运气。”“多谢敛芳尊!”
    夔州
    薛洋自从回到夔州之后,就继续做起了他撂摊子小霸王,只是偶尔会怀念起在义城的时候。
    晓星尘到夔州的时候,正巧碰上薛洋在掀摊子,理由无非是“汤圆不够糯啊”“米酒不够甜啊”之类的,看到那个少年皱着的眉头,不经意间露出的两颗小虎牙,晓星尘心里一阵柔软,但又有一些气愤,为他没有自己依旧过得快活,而自己却饱受相思之苦。
     薛洋掀完摊子之后,不经意的一撇,正好跟那白衣道长对上眼,心下一惊,拔腿就跑,是没有经过大脑就跑的那种。
    薛洋的反应让晓星尘气的牙痒痒,晓道长表示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小妖精。
    薛洋一边跑一边脑补“妈的,晓星尘怎么会回来夔州,他该不会是就觉得我之前害死了他,他现在不会要来让我偿命吧!不行,不行……我得赶紧跑……”
    所以,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就在夔城的屋顶上追来追去。终于,薛洋沉不住气了“妈的,晓星尘你有病啊!追来追去有意思啊!要杀就杀……唔……”话还没说出口,薛洋的嘴就被晓星尘堵住了“唔啊……晓星尘……你他妈……给我…唔…松开……”“阿洋……”晓星尘不断加深这个吻,渡给薛洋的津液顺着薛洋白暂的脸颊滑落。良久,晓星尘才松开薛洋已经被吻得红肿的嘴唇,末了还顺着薛洋唇的纹路舔舐了一遍。
     “阿洋,跟我回家……我们以后再也不分开了……好不好?”薛洋把脸埋在晓星尘的怀中
    “嗯……”
   

谁来点个梗
想要自己产粮但没梗
(薛晓晓薛都可以,宋晓薛也okcp可逆不可拆)